txt下载

剑气严霜

第五章 以身试剑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 甄定远望着那辆灰篷马车,寒声道:“香川圣女,你是自寻死路了!”

  篷车内一道轻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传出来:

  “甄堡主手上那柄剑当真是杀人的利器,贱妾岂敢以身去尝试阁下剑上的锋锐……”

  甄定远道:“但你分明有意以身试剑,莫非你以为老夫杀不了你么?”

  那轻脆的声音道:“贱妾并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  甄定远道:“那一夜在旷野上,老夫没有一举将你毙于剑下,是我一时失策,现在你既然闯入此间,再无阵法护身,要取你性命可就容易多了。”

  那轻脆的声音道:“贱妾不知何时得罪了堡主,竟教堡主寝食难安,苦苦欲追杀贱妾而后己?”

  甄定远冷哼一声,道:“咱们彼此心里有数,你也不必多说了。”

  摩云手摆摆手,阻止甄定远续说下去,道:

  “甄兄说话大可不必带着那样浓的火药气味,圣女或者是友非敌也说不定呢。”

  谢金印忽然冷冷道:“不错,像某家这样的职业剑手处处只有仇家,只有敌人,那里会有朋友可言……”

  武啸秋迳自面向篷车道:“圣女芳驾瞳临,不知是偶尔路过,或是有意至此?”

  车内那轻脆的声音道:“贱妾此来,乃是要让甄堡主观看一样物事……”

  甄定远皱一皱眉,目光又望望摩云手,道:“圣女可不要在老夫面前耍花招……”

  那轻脆的声音道:“贱妾不敢。”

  苏继飞轻轻将车帘掀开一角,黄影闪动,步下一个黄衫丽人,长得玉靥朱唇,肌质莹白,令人疑是天上嫦娥下凡人间。

  圣女袅袅向甄定远走去,步履间轻纱飘拂,直欲迎风而去。

  谢金印视线从她那芙蓉般的脸上扫过,身躯登时有若被重物所击,震了一大震!

  摩云手道:“圣女风华绝代,果然名下不虚。”

  香川圣女淡淡道:“愧不敢当。”说着眼波流动,有意无意地瞥了谢金印一眼,依然笑容满面。

  倒是谢金印却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,他再度感到眼前这女人身上所透出的难以言喻的“杀气”。

  这种与身俱来的无形杀气,只有像他那样敏感的剑手,才能够察觉出来,对他来说,这种杀气是太熟悉了!

  霎时,他仿佛又已置身在翠湖竹舟之上,面对着一具尸体,和一个一心求死的女人,那凄楚的歌声、琴声,隐约又在耳际交鸣。

  他心中默默狂呼道:“芷兰!赵芷兰……我果然没有料错,事隔二十余年,你竟已变成了另一个人,连我几乎也认不出你来了……”

  摩云手一直在注意谢金印脸上神情的变化,道:“圣女可认得这位大剑客?”

  香川圣女面无表情,道:“他,他是谁?”摩云手一字一字道:“谢金印。”

  歇了一下,又道:“我想你见了面,不至于认不出来。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然则大帅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摩云手道:“老夫的意思不过说,圣女和谢兄不待我介绍,应该早就认识的。”

  香川圣女轻轻咬了咬樱唇,道:

  “职业剑手谢金印,贱妾的确是闻名已久,只不过无缘一见罢了。”

  说完面上已恢复了笑容,绝不再瞧谢金印一眼。

  谢金印忽然插口道:“像某家这样以杀人为业的,圣女又怎会认得,大帅此言未免太已无稽了。”

  摩云手目光在香川圣女及谢金印身上来回扫视不停,渐渐他的眼色变得阴沉无比,阴沉得令人感到说不出的不舒服。

  他缓缓道:“圣女可知老夫今夜约你来此的目的么?”

  谢金印闻言不禁耸然动容,即连甄、武二人亦自惊讶得变了颜色。

  武啸秋吃吃地道:“大帅说什么?圣女是你约来的?”

  摩云手颔首道:“若非老夫所约,圣女哪里会如此凑巧,赶来凑上这趟热闹?”

  谢金印道:“大帅命手下传递讯息,相约贱妾至此,正要请教用意为何?”

  摩云手道:“老夫不过要安排圣女和谢兄见一次面,想不到你们两人竟是如此陌生,倒教老夫有些失望了。”

  谢金印心念微动,忖道:“看来鬼斧大帅知道的内情倒不少呢,他作此安排,其意绝不仅于此,我得好生提防他的鬼计才是。”香川圣女默然半晌,俄尔始轻叹一声。摩云手道:

  “圣女何故发叹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想到大帅如此好意,贱妾却不得不教你失望,岂不非常遗憾么?”

  摩云手一怔,犹未及回话;一旁的谢金印忽然快步趋前,面对着香川圣女长身一揖说道:“香川圣女……”

  香川圣女瞅他一眼,冷冷道:“谢大侠有何见教?”

  谢金印踌躇了一下,似乎考虑要不要将话说出来,一时竟然楞立当地。

  香川圣女微显不耐,道:“谢大侠何以欲言又止?有什么事快说啊。”

  谢金印对圣女冷漠的态度并不在意,他缓缓说道:“闻说圣女精于医道,不审是否属实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慢着,这是谁告诉你的。”视线落到一梦身上,道:“莫非是你?”

  一梦道:“不错。”

  香川圣女叹道:“大师未免也太过于好管闲事了,如果出家人都像你这样……”

  一梦微笑接口道:“如果出家都像贫僧这样,那么天下就要大乱了,是么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大师若有此自知之明,便应该从此好生收敛一些了。”

  谢金印轻咳一声,道:“圣女……”香川圣女神情又趋于冷淡,道:

  “对了,我几乎忘了谢大侠还有话要说呢。”

  谢金印道:“某家有一事相求,万望圣女能够抛开个人恩怨,俯允此一不情之请……”

  香川圣女冷漠如故,道:“这就奇了,我和你素昧平生,有何恩怨可言?谢大侠此言易滋误会,贱妾倒要请你好好解释一下。”

  谢金印望着圣女,暗忖:“她一直在装糊涂,不知为了何故?抑或圣女竟然并非是她,是我瞧走眼了?不过这也不大可能。”

  当下道:“地上躺着的是某家二弟,他中了鬼斧大帅诡计暗算,命在旦夕,圣女可否施予援手?”

  香川圣女连考虑都没有考虑,便道:“这又有何不可,谢大侠以为贱妾是见死不救之人么?”

  谢金印不料她答应得如此爽快,不觉呆了一呆。

  香川圣女轻轻击一击掌,那为圣女驾御马车的苏继飞立刻纵身跃下,道:“姑娘有何吩咐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且将地上这个人抬到车厢里,待会儿我再来施救。”

  苏继飞诺应一声,哈腰将昏迷不省人事的谢金章抱起,放置车厢之内,怪的是摩云手一伙人只在一旁冷眼观望,并未加以拦阻。

  香川圣女道:“适才贱妾乘马车前来,见前面坟地上躺着一憎一俗,分明有中毒的征候,亦被我安置在车厢里,如若时间不要拖得太久,解救他们似无问题。”

  谢金印道:“那是朝天尊者与洪江,他俩在高王瀑中的毒,我一路抱他们至此,本要二弟救治,不想连二弟自己亦遭遇不测。”

  摩云手冷笑道:“圣女自顾不暇,竟还有心情去顾及旁人,怕就怕在你这辆篷车进来容易,要出去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。”

  香川圣女没有答理,径朝谢金印道:“在我答应你的要求之前,尚有一道问题要请你回答……”

  谢金印道:“但问不妨。”

  香川圣女一字一字道:“设若……我是说设若你的二弟不治而死,我想知道你心中会有什么样的感受?你将大哭一阵?或者根本无动于衷?”

  一梦似对圣女的问题非常感兴趣,眯着眼看谢金印如何回答。

  谢金印自然晓得圣女所以问出这话的动机,霎时翠湖那一幕往事,依稀又拾回他的脑际。

  那一夜,在颠簸不定的竹舟上,一个脸色铁青的女人便曾指着他,厉声责问:

  “你这人刻薄寡情,喜怒哀乐不形于色,你可懂得什么是人性?什么是感情?……”

  当时他自承对天底下之事都不在乎,但等到面;临亲人的生死时,真会完全没有感觉么?这就是他必须回答的难题了。

  他想了一想,道:“我不知道,也许我会痛苦一辈子,也许我会伤心一两天就把它淡忘,又或许我根本都不在乎,这要等事实发生后才能知晓了。”

  一梦对他那模棱两可的答复颇感失望,而且毫不避讳,立刻形诸于色。

  倒是香川圣女神色依旧,只是轻轻点一下头,谁也无法猜知她心中作何想法?

  摩云手沉声道:“话题扯到哪里去了?方才圣女曾提及,要与甄堡主观看一样物事……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哦,我险些把它忘了。”

  说时徐徐将她那白如葱玉的五指张开,只见中指上戴着一只绿色发亮的指环,上面镌着一些奇怪的花纹。

  众人触目所及,齐然倒吸了一口气,满面都是惊疑之色。

  甄定远寒声道:“圣女忽然取出这只指环,是啥意思?”

  香川圣女明眸闪动,道:“我的意思,甄堡主想必明白得很。”歇一下,复道:“诸位当已瞧见指环上所雕刻的花纹,乍看之下,那只是一些模糊不清的图样,细认时,又隐约有形迹可循……”

  甄定远轻咳道:“此事最好不要再谈……”

  香川圣女径自道:“指环正面的花纹,雕刻着五柄剑,两侧各有四条手臂,环绕着三颗人头,那五柄剑里有三柄的形状,正和目下这三位来自关外壮士手上所持的三把断剑完全一样……”

  一梦忍不住失声道:“女檀樾说的是——金日、寒月、繁星三口剑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不错。”

  狄一飞和暖兔、烘兔有点局促不安地望着手中的断剑,这三把断剑本是甄定远事先交给他们,在适当的时间亮出来,用以对谢金印展开心理攻势的,虽然曾经产生了一点作用,但并不能使谢金印的斗志悉数崩溃。

  现在这三柄断剑在他们手上,既不能用以伤敌,又不许任意抛弃,反而成了累赘。

  香川圣女续道:“其余两口剑,那居中的一口剑柄上系有黄色的剑穗,想来便是谢金印谢大侠随身所带的那只兵刃了!”

  诸人闻言,下意识转目望去,只见谢金印腰间所挂的长剑剑柄上,果然系有一络黄色的剑穗,正迎着夜风微微飘动。

  甄定远道:“还有另外一口呢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甄堡主何须明知故问,那另一口剑,便是甄堡主所用的兵器了!”

  甄定远神色霍变,叱道:“胡说,满口胡说。”

  一梦道:“准此而言,五柄剑,敢情就是象征五个人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不错,这五个人都是武林中言之色变,以杀人为业的职业剑手,而那居中系有黄色剑穗的长剑主人谢金印,只怕就居其中的第一把交椅了。”

  对于香川圣女的指控,谢金印只是一笑置之,未予辩驳。

  一梦道:“然则依圣女的看法,职业剑手竟然有五个人之伙了,贫僧犹以为只有谢施主一人咧。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这五个人中,只有谢金印顶着职业剑手的招牌,公然无忌地杀人,其余四人行事都相当隐秘,是以江湖中人会有这种错觉。”

  一梦道:“那三颗人头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那三颗人头正是当今武林最可怕的人物,据我所知,这三个人自己不出面,却在暗地里控制着这以杀人为业的秘密集团……”

  摩云手冷冷打断道:“圣女可不能凭空臆测,总得要有点根据才行啊。”

  一梦道:“女擅樾之言,有何凭据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好在谢大侠就在此地,你问他吧。”

  一梦下意识瞧了谢金印一眼,见他眼色深沉,神情落寞,像是心事重重,遂打消了追问之念。

  摩云手沉着嗓子道:“这只指环本属一人所有,而且环不离手,它又怎会到了你的手上?”

  香川圣女展颜笑道:“说起来非常简单,指环的主人此刻已为贱妾所俘,沦为我阶下之囚,她的指环也就落在我的手中。”

  摩云手仰天纵声大笑道:“说来简单,做起来可不简单呢!你知道指环的主人是谁么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冰泊绿屋的二主人女娲,是不是?”

  摩云手大笑不止,道:“圣女既已知晓她是谁,还敢说她为你所俘?你要扯谎也得扯个合情合理的,莫要离谱太远……”

  一直未开口,扮成车夫的苏继飞忽然道:“那么大帅认为咱们圣女无此能力擒下女娲了?”

  摩云手道:“不是老夫认为不认为的问题,而是此言简直太荒谬了。”

  苏继飞道:“咱家圣女胸中韬略才智,若说要生擒一人,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。”

  摩云手道:“老夫仍然不相信。”

  香川圣女盈盈一笑,指着身后的篷车,道:“大帅可曾看出来,这辆马车是谁人的?”

  摩云手未假思索,道:“自然是你所乘坐的马车。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错了,这马车是女娲乘坐的那一辆,眼下已为我接收过来。”

  摩云手眼色狐疑不定,显然心中信念已有动摇。

  甄定远道:“大帅甭听她造谣,她故意将马车造得和女娲那一辆一模一样,藉以混淆他人耳目,使人认不出来。”

  香川圣女击一击掌,高声道:“黎馨。”

  厢车里一道娇脆的声音应道:“姑娘有何吩咐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你将女娲好生看守住,掌心抵住她心脉,听得我发出讯号,立刻便将她杀死,无须迟疑。”黎馨道:“是。”

  甄定远纵然最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此刻面上也不禁露出惊讶之色,环观其余诸人,亦齐然为之耸然动容。

  摩云手道:“你……你说女娲现下就被囚在这辆马车里?”

  香川圣女颔首道:“所以说,大帅最好莫要轻举妄动。”

  摩云手沉吟一下,道:“圣女且将车上篷帘掀开,老夫若非亲目瞧见,仍旧无法相信。”

  香川圣女笑道:“贱妾还不至傻到这种地步吧,篷帘若一掀起,只怕你营救女娲的行动,便要即时展开了。”

  摩云手一言不发,端端前走了两步。他脚步走得极为缓慢,而且只走了两步,但却给人心头以一股沉重的压力,仿佛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。

  “呜”地一声怪响扬起,配合着他的足步,摩云手抖了抖手中的大板斧,立时一股杀气直逼出去!

  夜风吹过,将他身上的衣袂吹得拂拂有声,而他整个人却似一把锋锐的利刃,浑身上下都可以杀人。

  摩云手沉声道:“你只要动一动,老夫立刻就要了你的命。”

  香川圣女毫无惧色,道:“你只要动一动,黎馨立刻就会要了女娲的命。”

  摩云手瞠目,这当口,倏然一条人影一冲而起。

  众人看也不必看,便知道那条人影定必是谢金印,只因处于如此坚凝的压力下,还能身如箭矢,冲天飞起的人并不多见。

  摩云手怒喝道:“姓谢的,你是自求速死了!”

  大板斧平摆,竟也随之指向空中谢金印。

  一众高手俱已瞧出,摩云手斧式正随着谢金印身形的变化而变化,无论谢金印从那一方位落下,都势将无法逃开他的斧口……

  谢金印吐气开声,笔直降下。

  摩云手厉啸一声,大板斧化为一片光幕,说时迟,那时快,谢金印身在空中,忽然掣剑出鞘。

  只见他剑尖平挑,猛地脱手飞出,疾射而下。

  剑子瞬时被斧网吞没,但摩云手板斧所化成的网幕,也被剑子突破了一道缺口,而缺口一开,谢金印身形,安然落地。

  一梦忍不住喝彩道:“好一招仙人指路!谢施主用到剑上,当真已臻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了。”

  摩云手手中大板斧缓缓垂落,木无表情。

  再看方才自谢金印手上射出的剑子,却已斜斜插在地上,剑身犹自摆颤不歇。

  谢金印反手将长剑掣起,道:“大帅斧法别辟溪径,乃某家平生仅见,无怪能名列前辈数大异人之列。”

  摩云手深沉地望了他良久,道:“谢金印,你一身功夫、已不在老夫之下了。”

  谢金印道:“好说。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大帅约贱妾至此,本意要连我一网打尽,不料我却将你的计划全盘破坏,这却是你始料所未及吧。”

  摩云手道:“你准备拿女娲当人质,讨价还价么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不敢,贱妾为情势所迫,不得不出此策。”

  摩云手沉吟道:“你自称女娲为你所俘,虽然无法证实,老夫却宁肯信其有,不愿冒险,说吧,你有何条件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贱妾别无他求,只望大帅不要留难。”

  摩云手道:“好,你坐上马车走吧。”言罢,指着谢金印及一梦道:“至于这两人,老夫可要留下。”

  香川圣女摇首道:“不行,他们两人得和贱妾一道离去。”

  谢金印心中实感到不是滋味,依他的性格,他绝不愿拜一个女子之赐,而免去此一劫难。

  当下缓缓道:“某家宁愿留在此地……”

  言犹未尽,那摩云手已自打断道:“你们不用走,我走……”歇一下,复道:“移时之后,老夫将再返回此问,如若未见你将女娲留下,不论你走到何处,老夫也有办法把你找到……”

  语落身起,甄、武二人及漠北三个汉子亦相继纵逝,直到他们走远了,鬼斧门招魂二魔考喃喃念着咒文,当头带领死尸离去。

  谢金印大喝道:“鬼斧门的朋友,慢走一步!”

  招魂二魔恍若未闻,只是一个劲儿叽哩咕嗜地念着难懂的咒语,那老秃一招手,忽然一具死尸一扭腰,朝谢金印直冲过来。

  方圆寻丈之内,一时阴风惨惨,突然泛起了一阵寒意。

  一梦喝道:“施主留神……”

  那具死尸瞬即冲到切近,口里发出恐怖之极的怪叫,手里所执巨斧挥舞得格格作响,身躯也挺得十分僵直。

  谢金印手起剑落,死尸被拦腰斩为两半。不过僵硬的身躯却屹立不倒,诸人目睹此一古怪现象,都为之面面相觑。

  经过这一滞顿,招魂二魔已统领死尸群走得无踪无影。

  香川圣女翠眉微蹩,低声自语道:“鬼斧大帅缘何要门下死尸殿后以阻延时刻?其中只怕又有问题了……”

  她约略寻思一下,朝苏继飞道:“苏老,你过来一下。”

  苏继飞应声,步近圣女身侧,道:“什么事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苏老你快点到坟场外边去瞧一瞧,鬼斧大帅那一干人到底走远了没有?”

  苏继飞道:“圣女唯恐敌人逗留附近不去么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不仅如此,怕只怕鬼斧大帅另有阴谋。”

  苏继飞呆了一呆,道:“阴谋?这……”

  香川圣女打断道:“若能确定对方业已走远,你立刻便转到乱葬岗西侧,那里有两座坟墓并排而立,一座是乔如山,另一座是谢金印的坟墓。”

  苏继飞目光下意识投注到谢金印身上,不解道:“谢金印的坟墓?他不是好生生在这里么?”

  谢金印面上忽然露出难以言喻的古怪之色,默然不响。

  香川圣女道:“那两座坟墓,自然只是假冢而已,我难道没有对你提起过?”

  苏继飞道:“没有啊,如果圣女曾经提及,我一定记得。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这且不去管它,就在那两座坟冢旁侧栽有两棵杨柳,你只要瞧瞧那二株杨柳有无异状,见到的话,快回来告诉我。”

  声音甚是急促,脸上同时流露出十分焦急之色。

  苏继飞大感诧异,本想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但见到她焦急之状,又将话咽了回去,他深信圣女才智出众,话出必有因,她既然如斯焦急,那么事态必定非常严重,殆无疑问了。当下迅速转身,向西面掠去。

  一梦望着苏继飞背影消失不见,始道:“此地行将发生什么事?圣女可否透露一二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贱妾亦无法肯定,等苏老回来再说吧。”

  一梦只有闷在心里,不再发问,回首望了谢金印一眼,见他一直保持缄默,空气寂静得令人发慌。

  约莫一柱香时间过去,仍然不见苏继飞转回。

  一梦忍不住提醒她道:“苏施主仍未回转呢。”

  香川圣女微微皱一皱眉,道:“我知道,大师是出家人,似乎比我还沉不住气呢,咱们再等一下。”

  一梦面上一红,闷然不语。

  谢金印却在这时开了口:“咱们立身之地,距那座坟墓只有数十丈光景,这么长的时间,某家足足可以来回走五趟了。”

  香川圣女喃喃道:“看来苏老此去是凶多吉少了……适才我本不该轻率叫他去察看,我原应亲自走上一遭的……”

  一梦讶道:“圣女之意,苏施主将会遭遇不测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颇有这个可能。”蟀首微抬,喃喃道:“摩云手啊……摩云手,你心计之险,当真无人能及,可惜你要拿我当你的对手,未免不智了……”

  一梦若有所悟,道:“听圣女口气,似乎摩云手又有大手笔犹未施出?”

  香川圣女道:“大师可留心听到摩云手临去之言?”

  一梦道:“‘你们不用走,我走。’就是这句话么?”

  香川圣女颔首道:“正是,摩云手说出这话,分明有意使我们留下,但贱妾自信曾对他提到有人质在手,料他必不敢怎样,目下此一料想已被推翻了一半……”

  语声怕微顿,续道:“可以这样说,他那唯恐我伤害人质女娲的举止与言语,都是故意做作给甄定远和武啸秋二人看的。”

  一梦听得大惑不解,正要询问其中缘由,香川圣女已自急急道:“时机紧迫,咱们不能再等下去,只有冒险一试了。”

  疾步登车,放下车厢篷帘,道:“大师可否为贱妾执辔?”

  一梦道:“往哪里?”

  香川圣女在车厢内道:“我们到那两座假家之处观察究竟,若贱妾推算无差,摩云手的阴谋也快发动了。”

  一梦跃登车台,方自执起僵辔,谢金印却已坐在他的身侧,从他手里接过去,道:“我来。”

  车厢内响起香川圣女的声音:“不敢有劳谢大侠,还请大师偏劳吧。”

  一梦何尝不知她非要指定自己执辔之意,无奈只有苦笑道:“出家的和尚权充车夫,倒也不失为奇事一桩。”

  一抖缰绳,篷车如飞驰去……

  且说苏继飞离开香川圣女等人后,飞快在坟场四周巡视一匝,始终未见有任何人影,他皱了皱眉,反身向乱葬岗西侧行去。

  沉途坟泵乱葬,野草长可及膝,莹虫在冢上飞舞,和磷磷鬼火交映,景像颇为阴森凄凉。

  苏继飞来到一座荒僻脾小丘上,人目处,隐隐有两堆青家隆起。他加快足步,趋前一瞧,只见青泵上各立着一块石碑,碑面在黯淡月色的照映下,显得死灰而苍白。

  右面一块石拜,用篆体镌刻着几个字:“谢金印为乔如山所杀,长眠于此。”

  苏继飞低声骂道:“人还好端端活着,便要营墓立碑了,不知他到底安的什么心眼子?”

  喃喃骂了几声,复又绕过这座青冢,就在离这块石碑数步远的左面,另一青冢亦有一碑:“乔如山为谢金印所杀,长眠于此。”

  苏继飞眉头又皱了起来,脱口道:“又是一个假冢!”

  这刻他才记起,圣女要他注意的不是石碑,而是坟冢附近的两棵杨柳,他抬起头来,触目所及不觉愣了一愣。

  但见两棵杨柳都是光秃秃的,只剩下一株树干,叶子都掉光了,甚至连树枝梢都没有。

  他看了许久不得要领,渐渐地感到神思恍惚。但立刻又清醒过来,暗忖:“圣女不是吩咐我,要我发现异状,立刻便赶回去通知她么,也许她早已料到会有这等邪门之事发生……”

  正忖问,突闻身后一个声音道:“苏大叔……”

  苏继飞猛可吃一大惊,霍地车转身子,循声而望,那青冢上不知何时蹲着一个人影,正面对他裂嘴而笑。

  苏继飞绝对肯定地知道,刚刚他走过来时,坟冢上不要说人影,即便连鬼影也不见一个,对这鬼魅般突然出现的人,不知从何解释。

  黑暗中,他一时瞧不清那人面孔,益发感到对方的神秘莫测。

  惊疑之际,那人影一闪已飘落在他面前,笑道:“苏大叔,是我。”

  来人竞是赵子原,至此,苏继飞方才松了一口气道:“原来是赵小哥,老夫还以为是敌人埋伏在此。”

  赵子原疑道:“敌人?这话怎讲?”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寻秦记

    最新章节:第二十五卷 后 记
    《寻秦记》作者黄易。故事开始说男主角“项少龙”是一名21世纪的特殊部队战士,在接到半强迫式命令下,成了时空转移的实验品,就这样项少龙因其实验的失败而由二十一世纪来到了公元前251年(秦始皇即位前五年)桑林村……项少龙面临困境,为了求存,忽发奇想,决以赵倩表弟赵盘冒充嬴政。

    黄易03-21 完结

  • 七星龙王

    最新章节:第二十五章 第三四五六七颗星
    《七星龙王》是古龙一部风格别具的作品,全书以一个身怀七颗神秘星星的聪明小孩,展开一个惊奇又悬疑的冒险故事,到底这个又淘气又精灵的孩子是何方神圣?他那七颗材质不同、功用也不同的星星背后,又各藏着什么故事?

    古龙02-11 完结

  • 绝代双娇

    最新章节:第一二七回 真相大白(全书完)
    《绝代双骄》是古龙在1966年至1969年发表的武侠小说。该书是古龙唯一一本亲自重新修订的作品,也是古龙单个故事里篇幅字数最长的武侠小说。 江湖中有耳朵的人,绝无一人没有听见过"玉郎"江枫和燕南天这两人的名字;江湖中有眼睛的人,也绝无一人不想瞧瞧江枫的绝世风采和燕南天的绝代神功。只因为任何人都知道,世上绝没有一个少女能抵挡江枫的微微一笑,也绝没有一个英雄能抵挡燕南天的轻轻一剑!任何人都相信,燕南天的剑非但能在百万军中取主帅之首级,也能将一根头发分成两根,而江枫的笑,却可令少女的心碎。但此刻,这出生帝富世家的天下第一美男子,却穿着件粗俗的衣衫,赶着辆破旧的马车,匆匆行驶在一条久已荒废的旧道上。此刻若有人见到他,谁也不会相信他便是那倚马斜桥、一掷千金的风流公子。

    古龙01-30 完结

  • 长安十二时辰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二
    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是2017年1月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图书,作者是马伯庸。 讲述了突厥狼卫在一个夜晚潜入了长安城,最终主人公破解阴谋,拯救苍生的故事。

    马伯庸02-23 完结